• 导航

行业动态

伪造“防伪扫码验证”,涉案280多万,深圳警方打掉黑灰产业链

南都讯 记者 程昆 通讯员 吴延梅  在大型网购途径购买闻名品牌产品,顾客往往经过检查三标证书、防伪验证,确认正品。殊不知“防伪验证”也能造假,一违法团伙使用假防伪字串、假防伪二维码、假验证网页技能,把三无产品当正品出售,诈骗顾客。近来,这一涉嫌信息网络违法的团伙被龙岗警方打掉,三名首要嫌疑人被捕,并缉获4600多个冒充品牌手机皮套及手机壳,开始估量涉案金额达280余万。

 

警方一举摧毁该团伙制假售假窝点,捕获三名首要嫌疑人

3月初,龙岗警方获悉某服务器或许触及信息网络违法的头绪,经过对该服务器的租借人李某龙一路追寻研判,一家主营电子产品周边名为某辉的科技公司进入了民警视野。

某辉科技公司,职工十余人,人事主管李某龙是公司张老板的老乡,其于2018年租借涉案服务器,将一个虚伪验证网页挂靠其上运营2年多。经深化侦办,发现该公司不只以次充好售卖冒充闻名品牌手机皮套,还将包括防伪字串、虚伪验证网页二维码的技能包应用于自己公司售卖的产品上牟取暴利,一起将该技能包转卖给同行牟利。

该公司偏居坂田一隅,属老旧工业区,房租低价,也较为荫蔽,经过一个来月的运营,龙岗警方大约弄清楚该团伙的人员架构及首要成员的日子规则。4月22日,收网时机成熟,专案组决议收网。

4月22日早上9点,专案组20名警力分组在某辉科技公司邻近设伏,专等首要嫌疑人——该公司合伙人张某造、范某辉及运营主管李某龙出面后一扫而光。下午3时许,三名嫌疑人连续回到公司,专案组分批接近5楼团伙公司的窝点之后,一声令下控制住正站在门口的团伙成员张某造,随后控制住正在工作的其他十余名公司职工。

先后捕获张某造、范某辉和李某龙三名首要嫌疑人,现场缉获4600多个冒充品牌手机皮套、手机壳及二维码、标签纸一批。

创新、贴牌、制造假网页,一条龙打造以假乱真的“品牌正品”

某辉公司运营的电子周边产品,其收买来历就大都来自街边小店。经过创新、加工等几道手续之后,某辉公司在几大网络途径投进多个网店,上架的电子周边产品真假掺半,不只面向国内出售,其间部分网店还将产品销往国外,单月营业额均匀4万余元人民币左右。

翻看某辉科技公司上线的品牌手机皮套简介,不只有具体参数,也附有正规官方发票的扫描件,皮套上的官方LOGO、防伪字串彰明显其“正品”的身份。

刮开防伪涂层,会显现一个验证二维码,手机扫描二维码,便进入一个验证网站,输入防伪字串,显现产品为正品。此刻顾客根本都能坚信自己购买的是正品无疑了。可是,殊不知这些防伪二维码、验证网页都是假的。

据了解,早在2017年,李某龙就在公司两名合伙人的指派下,测验制造某品牌手机皮套的假防伪网页和假防伪二维码,但因自己技能不行,2019年2月,李某龙经过网络黑灰产业链制造出了假验证网页和防伪二维码,尔后屡次晋级网页,只为了让假的防伪验证网页与官方网站类似度更高,到达以假乱真的意图。

 

经过屡次包装的“品牌正品”真假难辨,多名顾客被遮盖

整理该团伙包装、售卖冒充品牌产品过程首要有四步。一是在街边小店收买本钱低价的一般手机皮套;二是收买旧的品牌手机皮套,再将上面印有品牌LOGO的商标贴到一般皮套上面;三是经过网络黑灰链条,付费制造冒充防伪二维码及虚伪验证网页技能包,一方面将技能包转化为品牌贴纸、防伪字串包装自己公司的产品冒充“品牌正品”一方面将该技能包以每个800—1000元的价格转卖给同行牟利;四是将包装好的“品牌正品”在网络途径上架出售。

为了获取顾客信赖,该团伙还在官方途径购买少数正品投进到网店,再混入很多冒充产品,以略低于正品的价格售卖,然后牟取暴利。

由假防伪字串、假防伪二维码、假验证网页构成的技能包编形成功之后,李某龙就将其应用在自己公司产品上,三无产品摇身一变成为“闻名品牌”,价格也瞬间翻倍。

据相关人士介绍,某辉公司包装好的冒充闻名品牌手机皮套,仅用肉眼彻底看不出与正品有何不同,因其原料、商标LOGO、防伪标签一应俱全,非专业人士难辨真假,一般顾客更是被这一条龙的品牌包装所遮盖,孰不知自己用正品价格下手的却是“A货”。

现在,该涉嫌信息网络违法团伙被龙岗警方一扫而光,三名首要嫌疑人已被采纳刑事强制措施。龙岗警方提示广阔顾客,在网购中应擦亮双眼,留意鉴别官方网站的准确性,挑选正规网络途径进行消费,切莫被不法分子制造的虚伪网站所遮盖形成不必要财产损失。

修改:向丽宇